宜兰新闻网
日期归档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去年上市深企治理水平首现下降情形,深圳纾困资金支持55家公司

2019-09-07 18: 36: 05 Mai Mai Finance

南都新闻记者黄伟第三届中国(深圳)公司治理高峰论坛和2019年深圳上市公司治理评估报告会于9月7日举行。来自国内公司治理专家,学者,相关政府部门领导和更多代表的400位嘉宾超过60家深圳上市公司,投资机构和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会参加了此次报告。

据报道,截至2018年12月31日,深圳有285家上市公司,创历史新高。其中,主板上市公司75家,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113家,创业板上市公司89家,金融机构上市公司8家。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以来,深圳上市公司的财务增长率一直高于北京和上海。但是,管辖范围内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对信息技术产业也有明显影响。公司和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显着下降。

由于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何杰表示,由于股东的高额承诺,深圳上市公司在2018年底引发了许多流动性问题,截至目前,深圳已协调350亿特别拨款资金,累计55个上市公司提供股权或债务支持,涉及资金277.5亿。

何杰,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

同期深圳上市公司财务增长高于北京和上海,金融业利润总额继续增长

根据控股股东的性质,深圳有52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占18.25%,私营上市公司213家,占74.74%。深圳有9个市辖区。上市公司数量为南山区(112),福田区(52),宝安区(33),罗湖区(25)和光明区(17)。 ),龙岗区(16),龙华区(14),坪山区(13)和盐田区(3)。

2018年,深圳上市公司285家,总资产.5亿元,占全国总量的9.97%,占广东省的84.08%;营业总收入4083.67亿元,占全国总量的9.07%,占广东省的65.21%;利润总额为5535.97亿元,占全国的11.84%,占广东省的74.76%。从上市公司财务增长的角度来看,自2008年以来,深圳上市公司总资产平均增长率为21.15%,总营业收入平均增长率为20.97%,平均增长率为利润总额为24.17%,远高于同期。北京相应的指标增长率(12.95%,10.92%,11.30%)和上海(16.05%,14.38%,18.15%)。

此外,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长李维安提到,从子行业的角度来看,自2017年以来,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在深圳金融业中排名第一。并保持上升趋势。然而,在2019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行业以及租赁和商业服务行业遭受了损失。

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主要原因是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

据了解,该报告还从三个方面对深圳上市公司进行公司治理:总体和子维度(股东治理,董事会治理,董事会治理,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和子市场部门(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和金融板块)。给出了描述和比较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显示,2019年深圳上市公司的平均公司治理指数为63.68,比2018年低0.34,但仍比全国公司治理指数平均值高0.49。李维安表示,这是深圳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但绝对水平仍然领先于全国,主要原因是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三个指标的下降。

此外,报告还指出,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对信息技术产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导致了深圳上市公司治理差异的扩大;混合所有制改革初步结果,民营控股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同期下降;深圳金融业和主板治理水平明显提升,领先。在全国范围内,中小企业和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水平显着下降。

报告还认为,深圳上市公司董事会治理水平有很大提升空间,董事会的组织结构和运作效率薄弱;深化上市公司经理治理优势距离缩短;需要优化私营上市公司的任免制度和实施保障;深圳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可信度优于全国,但仍有提升空间。利益相关者的参与程度已大大提高,协调程度也有所降低。

股权质押流动性危机为上市公司治理提供了启示,深圳救助基金为55家公司提供了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许多A股上市公司也面临着股票质押的风险。据悉,截至今年7月底,深圳上市公司60%的主要股东或实际控股股东均有股票质押。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何洁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为解除危机,提高上市公司流动性,深圳市政府协调安排350亿元专项资金帮助上市公司能够度过危机。深圳55家上市公司提供股权或债务支持,涉及资金277.5亿。

何杰表示,这场大规模股权质押的“流动性危机”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原因在于,由于宏观经济环境下滑以及质押股票市值下跌的影响,大股东回报率下降,他认为很多上市公司仍未适应新股中国经济正常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此外,他还提到,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通过小额贷款公司,私人贷款等方式获得了桥梁资金,以减轻质押。这种新旧方式并未解决质押危机,也可能导致高额融资成本。

何杰认为,如果股权质押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将直接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也可能“感染”提供资金的经纪人或银行,这将带来资产减值的风险。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出现了系统性金融危机。不过,他表示,这些问题的出现将为上市公司的治理提供一些技巧,如改善相关制度的建设和上市公司资金使用信息的披露。何杰表示,深圳也在全力实施稳定增长的一系列措施,如加大供给侧改革,促进外贸质量健康发展,从而提高相关产业的盈利能力。在后续行动中,关联方还将监控私营上市公司的债务风险。

南都新闻记者黄伟第三届中国(深圳)公司治理高峰论坛和2019年深圳上市公司治理评估报告会于9月7日举行。来自国内公司治理专家,学者,相关政府部门领导和更多代表的400位嘉宾超过60家深圳上市公司,投资机构和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会参加了此次报告。

据报道,截至2018年12月31日,深圳有285家上市公司,创历史新高。其中,主板上市公司75家,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113家,创业板上市公司89家,金融机构上市公司8家。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以来,深圳上市公司的财务增长率一直高于北京和上海。但是,管辖范围内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对信息技术产业也有明显影响。公司和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显着下降。

由于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何杰表示,由于股东的高额承诺,深圳上市公司在2018年底引发了许多流动性问题,截至目前,深圳已协调350亿特别拨款资金,累计55个上市公司提供股权或债务支持,涉及资金277.5亿。

何杰,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

同期深圳上市公司财务增长高于北京和上海,金融业利润总额继续增长

根据控股股东的性质,深圳有52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占18.25%,私营上市公司213家,占74.74%。深圳有9个市辖区。上市公司数量为南山区(112),福田区(52),宝安区(33),罗湖区(25)和光明区(17)。 ),龙岗区(16),龙华区(14),坪山区(13)和盐田区(3)。

2018年,深圳上市公司285家,总资产.5亿元,占全国总量的9.97%,占广东省的84.08%;营业总收入4083.67亿元,占全国总量的9.07%,占广东省的65.21%;利润总额为5535.97亿元,占全国的11.84%,占广东省的74.76%。从上市公司财务增长的角度来看,自2008年以来,深圳上市公司总资产平均增长率为21.15%,总营业收入平均增长率为20.97%,平均增长率为利润总额为24.17%,远高于同期。北京相应的指标增长率(12.95%,10.92%,11.30%)和上海(16.05%,14.38%,18.15%)。

此外,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长李维安提到,从子行业的角度来看,自2017年以来,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在深圳金融业中排名第一。并保持上升趋势。然而,在2019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行业以及租赁和商业服务行业遭受了损失。

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主要原因是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

据了解,该报告还来自整体,子维度(股东治理,董事会治理,监事会治理,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和子市场细分(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和金融)工业部门从三个方面描述和比较了深圳上市公司的治理状况。

其中,报告显示2019年深圳上市公司平均指数为63.68,比2018年低0.34,但仍高于国家公司治理指数0.49。李维安表示,这是深圳上市公司治理水平首次下降,但绝对水平仍然领先全国,主要原因是管理治理,信息披露和利益相关者治理指数下降。

此外,报告还指出,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信息技术产业受到影响,导致深圳上市公司治理差异扩大;混合所有制改革初具有效,民营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同期下降;深圳财务行业和主板管理水平显着提升并领跑全国。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显着下滑。

报告还认为,深圳上市公司董事会治理仍有改进空间。董事会的组织结构和运作效率薄弱环节;缩短了深圳上市公司管理的优势,优化了民营上市公司的任免制度和担保的实施。深圳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可靠性优于全国,但仍有提升空间;公司利益相关者的参与程度大大提高,协调程度有所降低。

股权质押的“流动性危机”为上市公司治理提供了灵感,深圳救助基金为55家公司提供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许多A股上市公司也面临着股票质押的风险。据悉,截至今年7月底,深圳上市公司60%的主要股东或实际控股股东均有股票质押。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何洁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为解除危机,提高上市公司流动性,深圳市政府协调安排350亿元专项资金帮助上市公司能够度过危机。深圳55家上市公司提供股权或债务支持,涉及资金277.5亿。

何杰表示,这场大规模股权质押的“流动性危机”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原因在于,由于宏观经济环境下滑以及质押股票市值下跌的影响,大股东回报率下降,他认为很多上市公司仍未适应新股中国经济正常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此外,他还提到,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通过小额贷款公司,私人贷款等方式获得了桥梁资金,以减轻质押。这种新旧方式并未解决质押危机,也可能导致高额融资成本。

何杰认为,如果股权质押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将直接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也可能“感染”提供资金的经纪人或银行,这将带来资产减值的风险。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出现了系统性金融危机。不过,他表示,这些问题的出现将为上市公司的治理提供一些技巧,如改善相关制度的建设和上市公司资金使用信息的披露。何杰表示,深圳也在全力实施稳定增长的一系列措施,如加大供给侧改革,促进外贸质量健康发展,从而提高相关产业的盈利能力。在后续行动中,关联方还将监控私营上市公司的债务风险。



宜兰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et-exchangeserver.com 技术支持:宜兰新闻网 | 网站地图